關於部落格
もしも願い一つだけ叶うなら
君の側で眠らせて どんな場所でもいいよ..
~ Beautiful World
  • 2562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隨手亂寫的自創(斷尾)小說 其之二


=========正文=========


三之章



細碎的波浪聲,夾帶著夏日氣息的灼風,讓少年的髮梢隨之起舞;覓一席樹蔭,在這炙熱的天氣中尋一庇護;遠方的熱帶島嶼氣息,帶來了濃厚的沖繩風味。放下背負著的箱子,少年正準備坐下。突然,旁邊的草叢中跳出了一隻野貓;「那鴿子,就這樣放著不管?」說話的,不是別人,正是那隻有著褐色條紋的野貓,路爾。「嗯…他叫做嵐霜,請你不要叫他”那鴿子”,他熱愛自由,他不受世俗的牽擾,也不受命運的安排,他就是他,那流浪之鴿。」蒼弦邊拿出小提琴邊說。「不受世俗的..牽擾是嗎?」路爾玩味般的想著這句話,看著蒼弦。「嗯…走吧,該去弄點吃的囉~」蒼弦道。「咦? 我看你一副不用吃東西的樣子啊??」路爾驚詫的問。「那天遇到了一隻會說話的貓怎麼還有心想著餓呢? 走吧,去熱鬧點的地方瞧瞧。」蒼弦不以為然的回答。「嘖…真是牽強的理由,順便幫我找點吃的喔!」路爾慵懶的伸展身軀,臥躺在樹蔭之中。「嗄? 你不跟著去啊?」蒼弦略顯失落的說。「那種人多的地方只會讓我感到窒息,我又不能亂說話,很悶的耶..」路爾答。「那你還不是已經憋了好幾年了? 我看你只是不想曬太陽….」蒼弦答,並將擦拭好的小提琴收回箱中。「咳…總之…我會在這裡等你的,或是當你吹響喚笛之時,我將會出現於你身旁。」路爾隨即趴下,不在答話。「哼…」揹起了琴箱,蒼弦緩緩步入小徑之中。 


        「啊….這熱度真讓人吃不消…..」蒼弦低聲抱怨,不過仍然堅持著不將旅行用的長大衣給脫去,行走在這漸漸充滿行人的小徑上。隨著蒼弦的腳步行進著,路旁也一點一滴的熱鬧了起來,緩緩的,蒼弦已經走在一段不算荒蠻、而是熱鬧的小市集了。看到旁邊有一間小間的,單純而不奢華的蕎麥麵店,蒼弦不假思索的便推門而入。「老闆你好!」蒼弦對著在櫃檯內,一名年約四十的男子打招呼。「喲,請坐請坐。請問您要點些什麼?」老闆親切的問。「不好意思…..我身上並沒有現款…..可不可以用四首曲子代替麵錢? 我只要一碗最普通的蕎麥麵…」蒼弦略帶遲疑的問。「嗯…當然可以啦! 有緣相見便是福,那麼我可以先聽聽你的曲子嗎?」老闆爽快的答應了,也出乎蒼弦的意料之外。緩緩從箱內取出小提琴,架好姿勢,輕拉兩下試音,隨即便以豪邁卻不失優雅的動作、高亢卻不失沉穩的琴聲,細細地用音樂訴說著,訴說著熱帶島國的氣息、艷陽熱情的光芒、以及人們淳樸的心地…..  四曲獨奏,彷彿在一眨眼內就結束了,當蒼弦與老闆將沉浸於琴聲中的思緒給拉回之時,店內已經滿滿的都是聽眾了。「哦哦~~真是讓人感動的琴聲啊!」「年輕人耶!前途無量喔!」 「不錯不錯!很好聽吶!」 蒼弦呆愣了,他從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個小鎮,會有著如此欣賞他琴藝的人們,以及震耳的掌聲。 「嗯…這個交換是值得的,來吧,客人。這是您點的蕎麥麵。」老闆端出一碗麵,並且拍了拍蒼弦的肩膀。然而蒼弦,接下了這碗麵後,反而迅速的收起小提琴,快步的走出店內,逃避著人群的目光、耳語,悄悄的躲入不遠處的樹叢內。望著這碗麵,望著遠處開懷大笑的孩子們,蒼弦不知道為什麼,默默的流下兩行,晶瑩的淚珠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"質樸的人們,那早已消逝於死寂之地的淳樸,竟是如此讓人驚愕、不可思議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四之章


        用完午膳後,蒼弦感到一種莫名的惆悵,他現在所想的,竟然是逃離這地方,遠離這令人感到陌生與驚奇的良善,遠離這早已失去的美好。「對他們來說…?我是存在著的?」蒼弦低聲自語。「不對啊…我在說什麼啊,我一直都是存在的啊…」蒼弦迷惑的糾正自己。定了定神,偷偷將碗放在麵店的後門,蒼弦開始往回,朝著岸邊走去;不同的是,他這次選擇了從樹叢間穿越,而不是走在行人來來往往的小徑上。當他再度回到路爾所在的樹蔭時,他已經滿頭大汗,氣喘噓噓,腳步一個不穩,就直直的倒落在樹蔭之中。


「少爺啊…不過就是來回走一趟找個飯吃而已,有這麼辛苦嗎?」路爾挖苦的問。蒼弦卻只是一個勁兒的喘氣,完全沒辦法答話。「唉…那我的食物呢?」路爾問。「我…呼…呼….對…對不起….我忘了…多…多拿一份了…」蒼弦喘氣道。「唉…算了,反正我早就料到你可能靠不住,自己去偷偷抓了幾隻魚來吃。這裡的水啊,可清澈的呢。」路爾答;的確,他的身體有被水浸濕的痕跡。「你…你不討厭…水啊...?」蒼弦問。「看來你把我當成一般的貓了啊? 我跟牠們可是不太一樣的喔。」路爾抓了抓耳朵,輕鬆的回答。蒼弦換了個姿勢,平躺在草地上,試著調整自己的呼吸。路爾則是靜靜的趴在不遠處的草地上,曬著太陽。過了一會兒,蒼弦打破了沉默:「路爾耶,你相信….人們的稱讚只是純粹的稱讚,沒有別的意圖嗎? 你相信…每人存在都有他的理由嗎…? 你相信…」 還沒說完,路爾打斷了他的句子,「停,先不要想那麼多,我現在只想曬一下太陽。」路爾懶洋洋的回答,朝蒼弦眨了眨眼,便不在理會蒼弦。靜匿,只有遠處的鳥鳴與夏日的微風吹拂的聲響。「我想…我是永遠不會有答案的。」蒼弦低聲說。


“是抑或不是;迷惘之魂,追尋的、迷惑的、回憶的為何?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